下载APP
多舛女人犹如诱人的罂粟花

2022-02-17 14:12:33

漂亮女人命运多舛,因此也被称为是诱人的罂栗花。自古红颜薄名,越漂亮的女人命运越坎坷,且看多舛女人是怎么生活下去的。

 胖头鱼真名叫刘三宝,原是云南省的一个无赖,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曾因诈骗钱财被法院判处徒刑三年。刑释后,他不思悔改,竟变本加厉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扬言要把三年官司的损失补回来。起初,他搞定走私贩卖外烟的营生,觉的营利不大,就干起了抄卖外汇的勾当。积聚了一笔资金后,他又做起来长途贩运紧俏商品和禁运物资的生意。由于他长得肥头大耳,眼泡浮肿,熟悉他的人背后给他起了个绰号叫“胖头鱼”。

    一个偶然的机会,胖头鱼在上海一家酒吧里搭识了个服装个体户赵林。

    赵林听说胖头鱼是云南人,不禁萌生了心中早已酝酿着的那个念头。他喝了一口咖啡,压低嗓门对胖头鱼说:“你听说过金三角吗”
    “嘿,”胖头鱼不屑一顾地说:“不就是指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交界处的大荒原吗。”

    “大荒原?”赵林狡黠地奸笑道:“那可是出黄金的地方呦。没听过黄金三角洲吗。”

    “知道!”胖头鱼毫不示弱:“那地方盛产罂粟,是世界有名的产毒基地。大凡东南亚一带的贩毒分子的货十有*是从那个地方弄出来的。”

    “如此看来,老兄也是精于此道咯?”赵林试探地问。

    不敢自夸,稍微知道一点行情。“胖头鱼嘴上说得谦虚,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神情。

    “不过要想闯金三角也决非易事。”赵林眨着眼睛斜视胖鱼头。

    胖鱼头像是受到了侮辱,面有愠色的说:“不是兄弟我夸海口,随进随出。倒是货弄出来后出手难。”

    “这没问题。”赵林接口说:“包在我身上。”

    “当真?”胖鱼头激动的圆睁鱼眼。

    “那还会有假。”赵林把握十足地说:“我在国外的几个朋友早就催问我了,只要有货,他们立刻汇来美金,这可是个发大财的好机会啊。”

    俗话说,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对于在云南土生土长的胖头鱼来说,他的确非常了解“金三角”这块“风水宝地”。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贩毒渠道。眼下他碰上赵林后,又听赵林拍胸声称有多条出境贩毒的途径,不禁大喜过望,仿佛已经身处金钱的世界,好像弹指之间即会成为百万富翁。禁不住蠢蠢欲动起来,可是,阴险狡诈的胖头鱼也不乏心计,他虽然希望赵林是个讲信用的人,但又不愿意就这样过早地信任赵林。万一他信口雌黄呢?便斜着眼睛对赵林说:“干这种事情可是要冒风险的啊,弄得不好脑袋会搬家。”

    赵林并不是等闲之辈,他早听出了胖头鱼的弦外之音,知道不给点甜头,他是不肯真诚合作的。舍不得羊,套不到狼。

    赵林伸手提起密码箱打开后,从中取出两只装满现金的信封递给胖头鱼:“这点钱作信用金吧。事成之后。咱们在对半分成。”

    胖头鱼结果信封打开看了与体验,见里面装的都是百元钞票,估计足有两万,便打趣地说:“你就不怕我拿了这钱后逃之夭夭吗?”

    赵林轻松地笑笑:“你老兄是这种人吗?大家都是在市面上混的,没有这点信任感还能办的成事!”

    “好!”胖头鱼高兴的说:“你真够朋友,兄弟绝不会亏待你。”

    接着,两人就如何具体从“金三角”偷运毒品入境,再从上海转道出境牟利的步骤进行了侧滑。于是,一场跨越国境进行贩毒犯罪的计划就这样密谋而成。

    二、多舛女人

    被唤作“黄金三角洲”的那片土地,其实是一块大山谷,由于土地肥沃,终年云雾缭绕,极宜罂粟生长。所以,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产毒区。罂粟经初加工便是鸦片。鸦片在经过提炼精制,才是海洛因。据说,每50公斤鸦片只能提取到1g海洛因,而一公斤海洛因在境外能卖到40万美元,其价格是黄金的数十倍,为此,许多国家的贩毒分子在巨额利润的刺激下,纷纷来到这个“淘金。”有的由此而成为暴富,但也有很多人因此丧命,尽管有关国家多次对这里进行武装清剿,但仍然没能阻挡毒贩子来此冒险。

    那头鱼回到云南后,曾多次来到中缅边境看地形,看着面前那层层叠叠的高山峻岭和原始森林,他才真正体会到要翻山越岭去金三角贩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他又不舍得放弃这个发家致富的机会。

    情急之下,胖头鱼找上了他的老相好,一个绰号叫做野菊花的女人。

    野菊花虽说只是三十出头的年纪,却已是个经历丰富的人,他原是个以两千元的身价卖给了当地的一个四十多月的农民为妻,后因不堪凌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只身逃了出来。又因她身无分文,在车站小旅店中用色相换得了一张回四川的车票。在列车上,她搭识了搞走私谋生的刘三宝。两人一见钟情,刘三宝遂带她中途下车,转车去了云南,之后,两人非法同居。野菊花跟着刘三宝一起搞走私活动。他们住无定所,行踪飘忽。混了几年后,他们也赚了一笔黑心钱,不料,刘三宝在一次套够外汇中上了当。用数千元的人民币换来了一叠假美金,刘三宝气急之下,以帮助够买紧俏商品为名骗取了别人八千元。罪行败露,刘三宝被判刑三年。野菊花心里虽然感到刘三宝待他不薄,但并不因为刘三宝去吃官司而觉的悲伤。几年的江湖生活,她已把人生看淡。在她 的周围,尽是些形形式式的贩子,人贩子,票贩子,烟贩子,假货贩子,不尽其数的假话,假货。在他眼里似乎世界一切都是假的。什么人生爱情,家庭只不过是儿戏。只有尔虞我诈才是做人的真谛。渐渐的她那些不成熟的而且被扭曲了的人生观变得越来越麻木,越来越冷酷。刘三宝被压走后,野菊花就投进了人贩子王阿四的怀抱,王阿四是个专门拐卖妇女的不法之徒,他不仅贩卖妇女,而且还堆他们进行奸淫,手段无不用其极,按理野菊花和他不共戴天,当初她就是落到了人贩子手里,才堕落到今天这个田地。然而她不仅不对王阿四的行为反感,反而悟出了赚大钱的道理。所以。她积极配合王阿四进行贩卖妇女的犯罪活动,还利用自己女人的身份帮助王阿四行骗,促使多名少女上当被卖,用这些被骗姑娘的眼泪换来的钞票大把大把的流进了这对狗男女的腰包。去年初,王阿四因卖一名年仅十一岁的姑娘事发,在当地引起轰动,报纸用大量的篇幅揭露了王阿四长期以来的罪行。王阿四终于以卖人口罪和强奸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作为王阿四的同伙野菊花当然也罪责难逃,由于她有孕在身,遂被法院从轻判处管制两年。

    王阿四被处决后,野菊花生活无靠,当地争睹从挽救她兵给以出路的动机出发,让她在边境附近的小镇开了一家小吃店。

    试想,一个放荡的单身女人在这样偏远的地方开店,会结出什么样的好果实来。

    果不出所料,野菊花将胎儿做了人流后,顾不上休息,就涂脂抹粉的做起了老板娘,引得一大批跑单帮的光棍汉象苍蝇闻到腥味般围着小店团团转。不久,小店成了南来北往生意人的驿站,也是不法分子聚首的黑店。店堂内、打情骂俏和猜拳声此起彼伏,昼夜不断,野菊花因此也成了一个不知人间羞耻的小富婆。

    这天傍晚,野菊花因想晚上外出看戏,早早地赶走了食客,准备打烊。当她刚刚上好第一块排门板时,猛地瞧见胖头鱼一脚跨进了门。她一怔,心想这强盗胚多时不见了,算算官司也该早吃完了,不知他今天来意如何?这些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他,对这种男人是不能得罪的。

    野菊花赶忙朝着胖头鱼浪声浪气的喊道:“三宝哥你今个儿怎地有空过来,快里面做,我上好门板就来。”

    野菊花嘴到手到,三下五除二就快速上好门板,关紧店门,扭着腰朝胖头鱼走来。

    胖头鱼瞟了野菊花一眼,几年没见,倒是觉得她比以前漂亮了。

    “怎么样,混的不错吧?”胖头鱼瓮声瓮气的说。

    “哎呀,什么不错不错的。没有死掉就算幸运了。”野菊花吃不准胖头鱼的来意,小心翼翼的在他对面凳子上坐上,然后掏出手帕,像是要擦泪的样子:“我知道你恨我,我对不起你。可我也没有办法啊,是王阿四那个死鬼硬缠着我。”

    “别说这些了!”胖头鱼打断野菊花的话说:“这我都知道了。男人去吃官司女人打点野味,这也难怪。只要能挺过来就是好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谁也不要去提它。”

    经胖头鱼这么一说,野菊花心里踏实了许多,至今胖头鱼今天不是冲着她来报复的。她轻松的笑着问道:“你近来怎么样,在哪里发财。”

    “财倒是没有发到,倒是破了些财。上次做了一批服装生意亏了两万。不知怎地,监狱出来后总是不顺手。”

    “那怎么办呢,总得想个办法才行啊。”

    “今天来找你了,就是为了一大笔买卖。”

    “你尽管说出来,只要我帮的了手,诀不退缩。”

    胖头鱼将欲去金三角的计划向野菊花合盘拖出,令胖头鱼喜出望外的是,他对此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野菊花神采飞扬的说:“这条路我太熟悉了,而且我还有熟人,货绝对没问题,只要有销路就行了。”

    原来,野菊花这几年中,没少干过贩毒的勾当,她曾今五次翻山越岭到金三角去购货,回来后在转手卖给毒贩子,当然她所得到的利润远比毒贩子少的多。这次能有机会跟胖头鱼联手贩毒,而且还能直接参与出境牟利,自然显得特别兴奋。

    胖头鱼更是激动不已,他做梦也没想到野菊花在他之前干起了贩毒的行当。而且对行情如此谙熟,真是三日不见,刮目相看。

    “看来这回要靠你了。”

    野菊花轻佻的回给他一个眼波,没有说话,脸上露出淫荡的微笑。

    胖头鱼一把将她抱起来朝里面卧室走去

    三、诡计多端

    一切都已成为过去,最大的风险也闯过来了。

    胖头鱼和野菊花雇佣了几名亡命之徒经过了一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从金三角购回了4000克四号海洛因,眼看成捆的钞票将会滚滚而来,他们怎么能不兴奋。

    这会儿,胖头鱼坐在石块上吸烟的得意劲儿,足以看出他心中的狂喜。

    野菊花却比他冷静得多,只见她快步走到马跟前,麻利的解下马肚子下的油桶,取出里面用塑料袋装着的海洛因,对胖头鱼说:“现在就该将它分散藏匿了,万一被查出来一锅端不完蛋了吗。”

    “说的也是,胖头鱼扔掉烟头,从兜内拿出一把避孕套交给野菊花。野菊花把塑料袋里的海洛因同调羹盛出来后,放进避孕套里扎好,分别藏匿于谷糠和鞋跟中。还有些分散的海洛因被藏在烟盒和皂盒中。最后野菊花叫胖头鱼把两小袋海洛因吞进胃内,自己也把两小袋塞进了下身体内。

    这些被隐藏的海洛因经过辗转后,终于被带上了由昆明开往上海的列车,再次之前有一部分已经被他们放进掏空的新书寄到了上海。

    与此同时,赵林也紧锣密鼓的忙开了,他一方面不停的于胖头鱼取得联系,了解毒品的情况,一方面于境外贩子频频挂发长途电话,以铺平道路。

    列车在空旷的田野上疾驶。

    车厢里,胖头鱼在和野菊花耳语。

    “不知上海的赵林靠的住嘛。?”野菊花担心的问

    “没问题,这小子看上去就是条好汉,不会出差错。”胖头鱼有把握的说。

    “听说上海的公安机关神的很”野菊花说:“前不久报纸上登了一篇他们破获国际贩毒案的报道,还涉及到美国和香港,十多个人都被一网打尽,还说有什么国际刑警指挥,看了让人提心吊胆。”

    “瞎,你不要相信报纸上那些东西,那帮新闻记者就是会吹,听到风就是雨,什么神探巧破无头案啦什么公安机关一举捣毁贩毒团伙啦。诸如此类,我就不信。没有破掉的案子多着啦警察是人不是神。”

    “还是小心点好”野菊花还是不放心:“上次昆明不是有两个贩毒被抓住枪毙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哪!”

    “你今天怎么了?”胖头鱼恼火的说:“去金三角的时候,你比谁的胆子都大,怎么现在吓成这熊样。”

    “不是我吓。”野菊花惨淡地说:“我是怕赵林莽撞,你跟他又没什么知交,对他的情况了解的也不多,万一”

    “你哪来那么多万一?天塌下来有我撑。行了吧?”

    “天塌不了,你也撑不了,我们不能直接去上海。”

    “为什么”

    “就为稳重起见,我们应在上海之前下车。然后打电话到上海找赵林。如果有点什么异常,逃起来也方便呀。”

    胖头鱼沉思良久,觉得野菊花的担心也不是完全无道理。要是人到了上海在发现出了漏子,就真的被动了。小心点也好。万无一失。想着想着,倒越发觉得野菊花可爱了。这娘儿们倒是个智勇双全的女人啊,给我碰上了,算我运气好。

    胖头鱼和野菊花在杭州下了车。

    真像野菊花担心的哪样,上海的公安机关确实神的很,当然,这靠的人自身的智慧和力量,并没有丝毫神的帮助。

    早在这货贩毒分子借道上海运毒出境的计划尚处在筹划阶段的时候,上海公安机关灵敏的触角已经迅速获悉了这一情报,并立即作出了反应,

    有毒必肃,贩毒必究,这是上海公安机关的一贯原则,也是我国禁毒的一贯立场。

    几乎就在这伙贩毒团伙翻山越岭在‘金三角一地区购毒的同时,上海公安机关也展开了一场跨越千里的秘密侦察战__根据以往的经验,贩毒分子不在人赃俱获的情况下,是不肯低头认罪的.所以,上海公安机关为了破获整个贩毒集团,并傲到人赃俱获,铁证如山,在全部侦察过程中,不动声色,不打草惊蛇,裙着赈毒分子的行动轨迹足足秘密跟踪了半年多,已基本摸清了这伙罪犯的活动情况和规律,只等着他们在上海交货成交时,一同打尽,  。赵林近来行动诡秘,而且情绪显得急躁,’负责监控赵林的侦察员向侦

    破指挥部汇报说.

    另一侦察员也反映:一昨天他去火车站等了两个多小时,才垂头丧气地回去,谁都投等到.

    侦破鲥;根据掌握的情撤分析.赵林去车站等的就是从云南过来的送货人,这可以从云南发来的电报中得到证实.三天前任青年会宾馆的香港人李敏之当天晚上就急冲冲地约见赵

    林,卒敞之极有可能足米沪能货的.孝墩之昨天连续五次爵{美国拄发长途电话,估计也是为了商谈贩雄碧‘宜.

    可是,云南过来的送货人会上哪儿去呢?难道我们的行动暴露了吗?不可能,侦破行动的秘密稷度可谓天

    口衣无缝.看来,对手是一对狡猾阴险且诡计多端的罪犯._定是他们临时变卦,中途下了车。

    “继续密切监视赵林的一举一动,”指挥部领导命令说:“必要时,可将他拘传,问清云南那对夫妇的真实姓名和外貌特征.凡是近来与赵林有接触的人,不论基国内的或国外的,一律严格监控.” .

    第二天上午,侦察员电话报告说:。赵林接到一个从杭州打来的长途电话.随即赶到火车站买了一张去杭州的车票,现正在车站候车室内.”

    ’

    一车票是几点钟的?’指挥部间.

    “上午十时正,还有一个多小时.”

    “上车跟住他!”

    指挥部一面安排侦察员跟踪赵林.一面命令侦破一组驾警车急赴杭州.

    “嘟....嘟……嘟……’一辆辆闪着红灯的警车朝杭州方向疾驶而去..张了近一年的法网开始收口了.

    四,法网恢恢

    使侦破人员意想不到的是,当赵林乘着火车离开上海时,胖头鱼和野菊花正坐着火车进入上海站.

    主意是野菊花出的.她先给上海的赵林挂长途电话,要他速到抗州取货,并告诉他扎体取货地点和联系人.挂断电话,她又立刻跟胖头龟一起乘上杭州往上海的列车..

    原来诡计多端的野菊花从云南出来之前,就已安排了三名贩毒同伙先到杭州潜伏,等待她和胖头鱼到达杭州时,她又电话叫上海的赵林到杭州与那三名同伙成交。其实这是一场空城计。真正的货由她和胖头鱼亲自带进上海。野菊花还要求,杭州的同伙在指定的时间给她挂长城途电话,如果到时候她在上海接不到电话,那她将会跟胖头鱼一起远 走高飞。

    这一局,连胖头鱼本人也到了杭州时才了解到。他不得不佩服野菊花的心计。但他心里也有一点责怪 野菊花太过于谨慎了,这样做会得 罪赵林的。然而他转念兴想,一旦大功告成后,赵林也会谅解野菊花的一番苦心的.

    话分两头说。

    赵林到了杭州后浑即按野菊花 包一话里告诉的地点卿赶了那三名同 伙。三名同伙把赵林引到市郊一座破 庙内,将野菊花留下的一封信交给赵林。赵林看信后,大为恼火:“.她简直是 在愚弄我么!”

    三名同伙无奈地摊一摊乎说i“反正 货在她那里,我们是按她的吩咐行事。”

    赵林气不打一处出.将乎中的信 撕得烂碎。

    这些反常的情景都控制在跟踪的侦察员们的视线里,几位心急的侦察 员以为他们在成交时发生了矛后,唯恐他们内杠后破坏我们的破案计划。所以,在没来得及请示指挥部的情况下,冲进破庙把赵林和三名同伙抓了起来。经搜查,竟没有一克海洛因。这一下,侦查员急了。反之赵林和三名同伙却态度蛮横,指责公安人员乱抓人,还说什么要向有关部门控告。

    指挥得到消息后,知道行动得太草率了。遂命令侦破一组将赵林等案犯连夜押往上海,同时命令侦破二组立即去赵林在上海的住所搜查。

    侦破二组终于在赵林住处搜出隐藏着的少许海洛因,这些海洛因就是胖头鱼早先寄给他的。

    证据在握,不怕赵林矢口抵赖。

    可是,当侦破一组将赵林等押至上海时,早过了野菊花约定的通话时间,侦查人员通过审讯得知这一情况时,野菊花和胖头鱼已不知去向。

    指挥部立即将情况上报市公安局,市局领导当机立断,根据案犯所提供的有关于胖头鱼和野菊花的情况发出紧急协查,同时按照他们的相貌特征制作出模拟像与紧急协查一起分发。

    模拟像和紧急协查象雪片一样飞至全市各旅馆。宾馆、饭店、车站、码头、等公共场所,一场追普贩毒首要分子的战斗在上海全面打响。

    “叮铃铃”长城饭店来电急告:”有一对夫妇来饭店投宿,并急着要求预定去昆明的车票,其相貌特征很像模拟的画像。现已被稳住。”

    长城饭店是一家部队内部招待所。对外以长城饭店接待四方来客。取长城之名,意在人民解放军是我国的万里长城。饭店内素以安全一流著称、

    指挥部接报后,立即派员赶到长城饭店。

    当身着便衣的侦查人员突然出现在胖头鱼和野菊花面前时,正在密谋出逃计划的野菊花惊呆了。侦查员当场从胖头鱼的鞋跟里缴获了少量海洛因。野菊花见识不妙,提出上厕所。

    带队的侦破组长向旁边的两名女侦查员使个眼色,示意他们跟去。

    两名女侦查员心领神会,进厕所后,未及野菊花反应过来,已把她死死按倒在地,从她下身体内搜出用避孕套装着的海洛因。野菊花顿时吓的魂不附体,活像一头受伤的母狼躺在地上嚎叫。

    接着侦查员审讯胖头鱼得知,大部分海洛因已经被他们伪装成邮包寄回云南。侦查员算算时间,邮包可能还在上海。于是又急赶至邮寄包裹处,查出了经伪装的邮包,缴获了海洛因3000余克。赃款5万元。

    首要贩毒分子落网后,上海的公安人员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云南,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搜查,又将与胖头鱼同去金三角够买的毒品的四名案犯拘押来沪。此外,专程来沪跟赵林接头的香港人也被抓获归案。

    这伙梦想借道上海出境贩毒谋取暴利的罪犯被投进上海的监狱内时,纷纷手扶铁窗,仰天长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
来自:
猜你喜欢
相关阅读
总裁虐恋情深文:现代豪门文笔好的小说推荐,经典虐心+催泪版
民国言情文推荐,女主男主都强的三本小说,乱世爱情步步为营
校园穿越现代文小说推荐,高质量快穿热血文,经典好看甜爽文
强推三本男女主互动很甜的小说,直接让人腿软的小甜文,值得收藏
先婚后爱的现代言情小说推荐,家族联姻甜宠文,追妻火葬场不要太香
更多类似文章 >>